点亮老虎回家之路,长方山坚决守住红松种源爱护野生动物食品链

378每年一进入秋季,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巡护员们就要开始在林子里的重点区域搭建地炝子,以便能够在林子里安营扎寨。
搭建地炝子,一方面是为了挡住盗猎分子进入原始森林,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防止不法分子潜入森林与动物抢夺红松种子,保护红松种源。
记者在当地看到,这些地炝子用木头搭建,然后用黄泥漫墙,再用塑料布或者油纸盖顶即成,里面有火炕和铁锅。正在搭建地炝子的巡护队员,大多数是年轻人,吉林长白山国家级保护区头西保护站90后巡护员张德智便是其中之一。
每年一进入秋季,和张德智一样,长白山自然保护管理中心的巡护员们都要严阵以待,守护每条进入长白山保护区原始森林的入口。有时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只能吃住在林子里。
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建立较早的自然保护区之一,区内森林生态系统完整,动植物资源丰富,是欧亚大陆北半部具有代表性的典型自然综合体,世界少有的物种基因库,也是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三江发源地,是中国东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
在茂密的长白山保护区原始森林当中,分布着大量的野生动植物。其中,红松是最有代表性的森林植被类型之一。
长白山的红松种源丰富,是长白山森林生态系统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生物链。红松种子富含油脂,能为动物们度过严冬提供充足的热量。同时,如果没有这些动物,红松种子可能无法进入土壤,获得发芽生根的机会。
一段时间以来,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长白山周边区域的民众密集采摘红松种源,并逐渐向保护区蔓延。这不仅可能断绝红松繁衍后代的机会,还严重威胁以红松种源为生的野生动物的食物链,影响其繁衍生息。
为此,长白山近年来持续加大生态保护力度,尤其是通过加大对红松种源保护力度,捍卫野生动物食物链,让野生动物迅速得到了恢复性增长。
虽然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还有人威胁我们,但看到野生动物在林子里穿梭,总是有一种成就感和满足感。张德智说。
长白山自然保护管理中心主任李志宏表示,通过这些年对红松种源封闭管理的实践证明,红松种源保护工作成效显著,长白山保护区内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已得到明显的恢复和改善。
据了解,为严厉打击违法采摘红松种源等行为,今年,长白山自然保护管理中心还联合驻区森警部队、公安边防部队开展了红松种源保护专项行动,实施全程道口把守和徒步巡查,全面强化重点路段的管控力度,有效杜绝盗采行为。
通过这么多年的宣传教育和专项保护红松种源行动,大多数群众都能认识到保护红松种源的重要性,但仍有一部分人还是想通过采摘红松种源牟利,因此我们的红松种源保护战还要坚持打下去。李志宏说。

中国绿色时报7月21日报道(记者 王胜男 孙燕勤)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吉林代表团审议时关切地询问:野生东北虎现在有多少只?吃什么?种群能不能延续?野猪是在长白山一带吗?
让吉林人备感自豪的是,习总书记提的这些问题都有令人欣喜的结果。吉林境内现有27只野生东北虎、3500多只白鹤。其中,位于吉林省东部长白山区的长白山森工集团,辖珲春、黄泥河、汪清3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生态保护工作对东北虎、东北豹等野生动物的种群恢复功不可没。
近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随延边林管局、长白山森工集团2015年度环保世纪行采访团,以点亮东北虎回家之路为主题,走进保护一线,寻觅虎踪豹影,感受生态秘境,了解生态保护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我们现在就进入东北虎、东北豹的活动范围了。7月7日,在吉林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处副处长孙权的话让一行人既紧张又期待。
在生态系统中,虎豹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被称为旗舰物种。它们的存在,就意味着生态系统的完整。自上世纪50年代起,由于森林被过度采伐,生态遭到严重破坏,东北虎、东北豹逐渐在长白山区消失,几十年不见踪迹,甚至有专家认为,野生东北虎已经在中国绝迹。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长白山林区东北虎保护工作的逐步加强,区域生态环境及野生动物种群逐年恢复。近年来,东北虎、东北豹重返家园,在长白山林区现身越来越频繁。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长白山林区东北虎数量为11只-13只、东北豹在15只以上。到2014年底,北京师范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团队在吉林省东部山区共监测到野生东北虎27只-28只、东北豹42只,并发现了幼虎和幼豹。这表明,东北虎、东北豹正在长白山林区繁衍生息,且种群不断扩大。
销声匿迹了几十年的东北虎、东北豹因何重新踏上了回家之路?
生态破坏
虎豹被迫远走他乡
虽是盛夏,但行走在长白山林区没有丝毫燥热。走进汪清兰家大峡谷国家级森林公园,一行人无不被其丰富的植被和色彩斑斓的奇峰怪石所吸引,感叹其原始、古朴、自然和神奇。浓密的山林间,石上布满青苔,林下深厚的腐殖质层似海绵般松软,耳边鸟鸣清脆伴着流水潺潺,空气中弥漫着花、草、木混合的清香。
据延边林管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负责人介绍,长白山林区历史上就是东北虎、东北豹的家乡。满清时期,清王朝把长白山奉为龙兴之地,这里成为皇家封地。彼时,这里狼虫虎豹经常出没,獐狍麋鹿漫山遍野,山鸡野鹤此飞彼落,是野兽的乐园、禽鸟的天堂。可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森林被过度采伐,乱捕滥猎现象严重,人类足迹所到之处,树倒兽散,紫貂、马鹿、梅花鹿、香獐、狍子、黑熊等一大批大型野生动物销声匿迹,就连百兽之王东北虎、机警灵活的东北豹也被迫远走他乡。
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巡护员穆彦军曾是一名猎人。他回忆说,小时候随着父亲去打猎,进山从不会空手而归,甚至曾经与黑熊、东北虎狭路相逢。可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进山就很少能看到野生动物了,偶尔听到一声狍子叫,都感觉挺新鲜,林子里静得让人心寒。
虎踪豹影远去,但关于虎豹的历史与传说却依然留存在印记中。在长白山林区,许多地名都有老虎的影子,如老虎砬子、黑虎岭、虎跳崖、卧虎岭、老虎洞等;在东北的民俗文化中,虎被称为山神爷,奉为驱邪避鬼的神灵;小孩用的虎头枕、虎头鞋、虎头帽等,有着健康成长的美好寓意;俗语中豹无伤人心,人有伤豹意,竟一语成谶。
面对寂静的山林,人们陷入了沉思:生物链的断裂最终受伤的会不会是人类自己?人们开始渴望,能否让远去的东北虎、东北豹重返长白山区,让山林重新焕发生机?
长白林海
营造虎豹生态家园
虎豹真的回来了!
2014年11月,在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拍摄到1只大虎带2只小虎的视频;2013年10月,拍摄到1只大豹带2只小豹的视频,这在全国尚属首次;2014年3月和4月又两次拍摄到大豹带小豹,证明该区域内有东北虎、东北豹的繁殖种群。
孙权直到现在提起这些发现仍然心情激动:虎豹回归并生儿育女,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具备了虎豹栖息的条件,而且有足够的捕猎食物来源。
除了汪清,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黄泥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监测到了东北虎、东北豹的许多重要数据。这3个国家级保护区是目前长白山林区的东北虎和东北豹的主要栖息地,被世界自然基金会列为中国野生东北虎保护恢复第一优先区。
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第一个以国际濒危物种、国家Ⅰ级重点保护动物东北虎、东北豹及栖息地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10.9万公顷,其中核心区5万公顷,缓冲区4.1万公顷,实验区1.8万公顷。这里不仅是我国东北虎、东北豹分布密度与数量最高的区域,而且是联系中、俄、朝虎豹自由迁移、维持种群繁衍的生态廊道,在中国乃至世界虎豹保护战略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属大型野生生物类别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是东北虎、东北豹和东北红豆杉。保护区面积为6.7万公顷,其中核心区3万公顷,缓冲区1.8万公顷,实验区1.9万公顷。2014年9月,保护区被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列为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
黄泥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东北虎历史分布区的中心地带。保护区总面积4.2万公顷,其中核心区1.7万公顷,缓冲区1.1万公顷,实验区1.4万公顷。湿地面积0.4万公顷,有林地面积3.9万公顷。
回顾引虎豹归山的历程,十几年来,从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到长白山森工集团,再到长白山森工人,都在不遗余力地为虎豹营造生态家园:禁猎、保护天然林、恢复植被、生态移民……为东北虎、东北豹照亮了回家之路。
近两年来,结合棚户区改造等工程,汪清保护区已陆续迁出2000多户人家。在汪清兰家林场,除了场部职工,已经没有住户,很多房子都是空的。这里至今不通国电、没有自来水、没有手机信号、不通客车,与外界联系只能用固定电话,白天用太阳能,晚上用柴油发电2个小时。场长李健民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兰家林场的森林覆盖率已达98.2%,以兰家为中心,方圆近30公里的‘无人区’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人为活动对东北虎、东北豹的干扰,成了真正的‘虎豹之乡’。
恢复生物链
保证虎豹食物无忧
吸引虎豹安家,不仅要有地方,还得有足够的猎捕食物来源。
随着生态环境的恢复,汪清林区里马鹿、梅花鹿、狍子等动物种群也多了起来。巡护员穆彦军说,每到大雪封山后,雪地上随处可见动物的爪印、蹄印,不时能看见狍子成对儿地跑过林道。为了把这些动物留下来,保证虎豹有充足的食物,保护区想了不少办法。
为了加速有蹄类动物种群的恢复速度,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通过与国际组织和科研部门合作,购买了一批人工饲养的马鹿、梅花鹿,在保护区内进行野外驯化后放归森林,促进野外繁殖种群的增长。监测发现,驯化放归的马鹿与野生马鹿已合群,并多次发现东北豹捕食马鹿、梅花鹿等动物后留下的残骸。
冬季降雪后,有蹄类动物往往觅食困难。保护区便采取补饲的办法,即在林子里固定食槽,里面撒上苞米粒、豆皮、秸秆等,还会放上鹿、狍子等喜欢舔食的盐砖。穆彦军告诉记者,汪清保护区设置了固定补饲点20个,夏季一周来补一次食,冬季两三天就要补一次。
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结合当地森林资源状况,与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东北林业大学共同开展了虎友好型森林抚育工作,在进行森林抚育时,保留野猪、马鹿、狍和梅花鹿等有蹄类动物可食植物的枝条,确保东北虎、东北豹猎取的食物充足。
林区人少了,食物充足了,特别是各级各类保护区的不断建设,为生活在远东地区的东北虎、东北豹向内陆迁徙、扩散构筑了一条天然的生态廊道。
虎豹的回归,也给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为保证虎豹安全,汪清林业局、保护区每年共同开展清山清套专项活动,严厉打击下套、投毒、网捕等违法行为;节日期间,联合工商等部门对集贸市场、饭店等场所开展执法检查,打击贩卖、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引入SMART反盗猎巡护管理系统,成立了5支巡护队伍,在保护区内开展日常巡护工作;还与林场、沟系承包户签订了野生动物包保责任状,从源头上控制下套、非法捕猎等行为。
这几年都没人进山捕猎,大家慢慢都明白了保护动物、保护自然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穆彦军说,原来曾和他一起打猎的伙伴如今也大多加入了护林的队伍。
王者归来
还需保护再加力
俗话说龙从云虎从风。现在,长白山林区生态保护的风口打开了,久违的虎豹果然随风而至。但是,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最突出的问题是企业负担过重与执法力度不够。
延边林管局、长白山森工集团所属的各自然保护区,均是经由国务院或省政府批复设立的,具有鲜明的公共事业性质,然而在目前的体制下,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仍未从森工企业剥离出去,保护区工作经费、人员编制仍由企业负担,特别是管护人员不具备行政执法权利,这种局面延续下去,势必不利于保护工作的有效开展。
其次是自然保护区的长远规划有待调整。
目前,各自然保护区比较分散,面小点多、条块分割,管理难度大。随着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的不断增加,保护区面积明显不足。据专家介绍,雌性东北虎的活动范围为300-500平方公里,雄性东北虎需要800-1500平方公里,目前的保护区面积,很难满足东北虎种群进一步繁衍生息的需要。此外,由于各保护区大多属于深山区,群众收入渠道单一,生态保护与群众生产生活也存在突出矛盾。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政府部门应该把东北虎、东北豹恢复与保护列为重大生态工程,组织专家对现有保护区调查论证,进一步完善保护区规划,集中整合资源,调整保护区域面积,并对现有保护区内的村屯有计划地实施搬迁,将各自然保护区由过去的多点多区多次管护,变成集中、统一、大区域保护管理,为东北虎、东北豹繁衍生息创造更加优良的生态环境。
资金投入不足也是自然保护区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
近年来,各自然保护区的基础设施有了很大改善,国家、省、州均给予了一定的资金支持,森工企业也注入了大量资金,但由于历史欠账较多,保护区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严重滞后,远远不能满足实际工作的需要。特别是随着东北虎、东北豹种群数量的不断增加,野生动物活动区域不断扩大与保护区建设投资严重不足的冲突正日益凸显。
不过,不管问题有多少,难度有多大,长白山林区干部职工的决心坚定、目标一致:宁肯牺牲自己的局部利益,也要让这些虎豹留下来、繁衍下去。这是恢复长白山林区生态环境的需要,是保护世界珍稀野生物种的需要,从长远的角度看,更是关系到人类生存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